高级
返 回 发新帖 回复
查看: 1596 | 回复: 44

孙尚香:你能推倒我的身体,但你征服不了我的灵魂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游客窝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101765
经验 2823

游客窝

2020-11-25 只看楼主
这么多天了,始终收服不了孙尚香! 张曼成更不用说,对我不屑一顾,一堆假惜败逗我玩……恼羞成怒!休班一月度个假! 回来再战!

查看全部评分

经验 用户名 时间 理由
总计:  0 
本帖来自"傲世堂论坛"手机APP
不能给自己评分
 
排序: 最新| 最旧

黑狐333

45楼
2020-11-30
;P
 

哩哩啦啦拉

44楼
2020-11-30
美版祥林嫂为你播报 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1374万例 累计确诊:13,743,489例 新增确诊:+131,273例 累计治愈:8,100,905例 新增治愈:+59,666例 累计死亡:273,053 例 新增死亡:+800例 累计检测:192,134,591人 现存确诊:5,369,531例
 

称霸武林的高手

43楼
2020-11-28
{:2_28:}
 

右手动狂魔

42楼
2020-11-28
{:3_41:}
 

横扫中原

41楼
2020-11-28
{:2_28:}
 

万里长云

40楼
2020-11-28
{:2_26:}
 

坚哥1

39楼
2020-11-28 来自"傲世堂APP"
签到
 

哩哩啦啦拉

38楼
2020-11-28
美版祥林嫂为你播报 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1344万例 累计确诊:13,443,492例 新增确诊:+157,283例 累计治愈:7,920,951例 新增治愈:+74,061例 累计死亡:270,962 例 新增死亡:+1,335例 累计检测:188,955,672人 现存确诊:5,251,579例
 

无知者无畏

37楼
2020-11-27 来自"傲世堂APP"
楼主您好,运气有点不好哦,继续加油
 

妈妈爱你

36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道道 德德 經經 道 德 經 • 上 篇 道 德 經 • 上 篇 第 一 章 第 一 章 道 可 道 非 常 道 名 可 名 非 常 名 無 名 天 地 之 道 可 道 非 常 道 名 可 名 非 常 名 無 名 天 地 之 始 有 名 萬 物 之 母 故 常 無 欲 以 觀 其 妙 常 有 始 有 名 萬 物 之 母 故 常 無 欲 以 觀 其 妙 常 有 欲 以 觀 其 徼 此 兩 者 同 出 而 異 名 同 謂 之 玄 欲 以 觀 其 徼 此 兩 者 同 出 而 異 名 同 謂 之 玄 玄 之 又 玄 眾 妙 之 門 玄 之 又 玄 眾 妙 之 門 第 二 章 第 二 章 天 下 皆 知 美 之 為 美 斯 惡 已 皆 知 善 之 為 善 天 下 皆 知 美 之 為 美 斯 惡 已 皆 知 善 之 為 善 斯 不 善 已 故 有 無 相 生 難 易 相 成 長 短 相 較 斯 不 善 已 故 有 無 相 生 難 易 相 成 長 短 相 較 高 下 相 傾 音 聲 相 和 前 後 相 隨 是 以 聖 人 處 高 下 相 傾 音 聲 相 和 前 後 相 隨 是 以 聖 人 處 無 為 之 事 行 不 言 之 教 萬 物 作 焉 而 不 辭 生 無 為 之 事 行 不 言 之 教 萬 物 作 焉 而 不 辭 生 而 不 有 為 而 不 恃 功 成 而 弗 居 夫 唯 弗 居 是 而 不 有 為 而 不 恃 功 成 而 弗 居 夫 唯 弗 居 是 以 不 去 以 不 去 第 三 章 第 三 章 不 尚 賢 使 民 不 爭 不 貴 難 得 之 貨 使 民 不 為 不 尚 賢 使 民 不 爭 不 貴 難 得 之 貨 使 民 不 為 盜 不 見 可 欲 使 民 心 不 亂 是 以 聖 人 之 治 虛 盜 不 見 可 欲 使 民 心 不 亂 是 以 聖 人 之 治 虛 其 心 實 其 腹 弱 其 志 強 其 骨 常 使 民 無 知 無 其 心 實 其 腹 弱 其 志 強 其 骨 常 使 民 無 知 無 欲 使 夫 智 者 不 敢 為 也 為 無 為 則 無 不 治 欲 使 夫 智 者 不 敢 為 也 為 無 為 則 無 不 治 第 四 章 第 四 章 道 沖 而 用 之 或 不 盈 淵 兮 似 萬 物 之 宗 挫 其 道 沖 而 用 之 或 不 盈 淵 兮 似 萬 物 之 宗 挫 其 銳 解 其 紛 和 其 光 同 其 塵 湛 兮 似 或 存 吾 不 銳 解 其 紛 和 其 光 同 其 塵 湛 兮 似 或 存 吾 不 知 誰 之 子 象 帝 之 先 知 誰 之 子 象 帝 之 先 第 五 章 第 五 章 天 地 不 仁 以 萬 物 為 芻 狗 聖 人 不 仁 以 百 姓 天 地 不 仁 以 萬 物 為 芻 狗 聖 人 不 仁 以 百 姓 為 芻 狗 天 地 之 間 其 猶 橐 籥 乎 虛 而 不 * 動 為 芻 狗 天 地 之 間 其 猶 橐 籥 乎 虛 而 不 * 動 而 愈 出 多 言 數 窮 不 如 守 中 而 愈 出 多 言 數 窮 不 如 守 中 第 六 章 第 六 章 穀 神 不 死 是 謂 玄 牝 玄 牝 之 門 是 謂 天 地 根 穀 神 不 死 是 謂 玄 牝 玄 牝 之 門 是 謂 天 地 根 綿 綿 若 存 用 之 不 勤 綿 綿 若 存 用 之 不 勤 第 七 章 第 七 章 天 長 地 久 天 地 所 以 能 長 且 久 者 以 其 不 自 天 長 地 久 天 地 所 以 能 長 且 久 者 以 其 不 自 生 故 能 長 生 是 以 聖 人 後 其 身 而 身 先 外 其 生 故 能 長 生 是 以 聖 人 後 其 身 而 身 先 外 其 身 而 身 存 非 以 其 無 私 邪 故 能 成 其 私 身 而 身 存 非 以 其 無 私 邪 故 能 成 其 私 第 八 章 第 八 章 上 善 若 水 水 善 利 萬 物 而 不 爭 處 眾 人 之 所 上 善 若 水 水 善 利 萬 物 而 不 爭 處 眾 人 之 所 惡 故 幾 於 道 居 善 地 心 善 淵 與 善 仁 言 善 信 惡 故 幾 於 道 居 善 地 心 善 淵 與 善 仁 言 善 信 正 善 治 事 善 能 動 善 時 夫 唯 不 爭 故 無 尤 正 善 治 事 善 能 動 善 時 夫 唯 不 爭 故 無 尤 第 九 章 第 九 章 持 而 盈 之 不 如 其 已 揣 而 梲 之 不 可 長 保 金 持 而 盈 之 不 如 其 已 揣 而 梲 之 不 可 長 保 金 玉 滿 堂 玉 滿 堂 莫 之 能 守 富 貴 而 驕 自 遺 其 咎 功 遂 莫 之 能 守 富 貴 而 驕 自 遺 其 咎 功 遂 身 退 天 之 道 身 退 天 之 道 第 十 章 第 十 章 載 營 魄 抱 一 能 無 離 乎 專 氣 致 柔 能 嬰 兒 乎 載 營 魄 抱 一 能 無 離 乎 專 氣 致 柔 能 嬰 兒 乎 滌 除 玄 覽 能 無 疵 乎 愛 民 治 國 能 無 知 乎 天 滌 除 玄 覽 能 無 疵 乎 愛 民 治 國 能 無 知 乎 天 門 開 闔 能 無 雌 乎 明 白 四 達 能 無 為 乎 生 之 門 開 闔 能 無 雌 乎 明 白 四 達 能 無 為 乎 生 之 畜 之 生 而 不 有 為 而 不 恃 長 而 不 宰 是 謂 玄 畜 之 生 而 不 有 為 而 不 恃 長 而 不 宰 是 謂 玄 德德 第 十 一 章 第 十 一 章 三 十 輻 共 一 轂 當 其 無 有 車 之 用 埏 埴 以 為 三 十 輻 共 一 轂 當 其 無 有 車 之 用 埏 埴 以 為 器 當 其 無 有 器 之 用 鑿 戶 牖 以 為 室 當 其 無 器 當 其 無 有 器 之 用 鑿 戶 牖 以 為 室 當 其 無 有 室 之 用 故 有 之 以 為 利 無 之 以 為 用 有 室 之 用 故 有 之 以 為 利 無 之 以 為 用 第 十 二 章 第 十 二 章 五 色 令 人 目 盲 五 音 令 人 耳 聾 五 味 令 人 口 五 色 令 人 目 盲 五 音 令 人 耳 聾 五 味 令 人 口 爽 馳 騁 畋 獵 令 人 心 發 狂 難 得 之 貨 令 人 行 爽 馳 騁 畋 獵 令 人 心 發 狂 難 得 之 貨 令 人 行 妨 是 以 聖 人 為 腹 不 為 目 故 去 彼 取 此 妨 是 以 聖 人 為 腹 不 為 目 故 去 彼 取 此 第 十 三 章 第 十 三 章 寵 辱 若 驚 貴 大 患 若 身 何 謂 寵 辱 若 驚 寵 為 寵 辱 若 驚 貴 大 患 若 身 何 謂 寵 辱 若 驚 寵 為 下 得 之 若 驚 失 之 若 驚 是 謂 寵 辱 若 驚 何 謂 下 得 之 若 驚 失 之 若 驚 是 謂 寵 辱 若 驚 何 謂 貴 大 患 若 身 吾 所 以 有 大 患 者 為 貴 大 患 若 身 吾 所 以 有 大 患 者 為 吾 有 身 及 吾 有 身 及 吾 無 身 吾 有 何 患 故 貴 以 身 為 天 下 若 可 寄 吾 無 身 吾 有 何 患 故 貴 以 身 為 天 下 若 可 寄 天 下 愛 以 身 為 天 下 若 可 託 天 下 天 下 愛 以 身 為 天 下 若 可 託 天 下 第 十 四 章 第 十 四 章 視 之 不 見 名 曰 夷 聽 之 不 聞 名 曰 希 搏 之 不 視 之 不 見 名 曰 夷 聽 之 不 聞 名 曰 希 搏 之 不 得 名 曰 微 此 三 者 不 可 致 詰 故 混 而 為 一 其 得 名 曰 微 此 三 者 不 可 致 詰 故 混 而 為 一 其 上 不 皦 其 下 不 昧 繩 繩 不 可 名 複 歸 於 無 物 上 不 皦 其 下 不 昧 繩 繩 不 可 名 複 歸 於 無 物 是 謂 無 狀 之 狀 無 物 之 象 是 謂 惚 恍 迎 之 不 是 謂 無 狀 之 狀 無 物 之 象 是 謂 惚 恍 迎 之 不 見 其 首 隨 之 不 見 其 後 執 古 之 道 以 禦 今 之 見 其 首 隨 之 不 見 其 後 執 古 之 道 以 禦 今 之 有 能 知 古 始 是 謂 道 紀 有 能 知 古 始 是 謂 道 紀 第 十 五 章 第 十 五 章 古 之 善 為 士 者 微 妙 玄 通 深 不 可 識 夫 唯 不 古 之 善 為 士 者 微 妙 玄 通 深 不 可 識 夫 唯 不 可 識 故 強 為 之 容 豫 焉 若 冬 涉 川 猶 兮 若 畏 可 識 故 強 為 之 容 豫 焉 若 冬 涉 川 猶 兮 若 畏 四 鄰 儼 兮 其 若 容 渙 兮 若 冰 之 將 釋 敦 兮 其 四 鄰 儼 兮 其 若 容 渙 兮 若 冰 之 將 釋 敦 兮 其 若 樸 曠 兮 其 若 穀 混 兮 其 若 濁 孰 能 濁 以 靜 若 樸 曠 兮 其 若 穀 混 兮 其 若 濁 孰 能 濁 以 靜 之 徐 清 孰 能 安 以 久 動 之 徐 生 保 此 道 者 不 之 徐 清 孰 能 安 以 久 動 之 徐 生 保 此 道 者 不 欲 盈 夫 惟 不 盈 故 能 蔽 不 新 成 欲 盈 夫 惟 不 盈 故 能 蔽 不 新 成 第 十 六 章 第 十 六 章 致 虛 極 守 靜 篤 萬 物 並 作 吾 以 觀 複 夫 物 芸 致 虛 極 守 靜 篤 萬 物 並 作 吾 以 觀 複 夫 物 芸 芸 各 複 歸 其 根 歸 根 曰 靜 是 謂 覆 命 覆 命 曰 芸 各 複 歸 其 根 歸 根 曰 靜 是 謂 覆 命 覆 命 曰 常 知 常 曰 明 不 知 常 妄 作 凶 知 常 容 容 乃 公 常 知 常 曰 明 不 知 常 妄 作 凶 知 常 容 容 乃 公 公 乃 王 王 乃 天 天 乃 道 道 乃 久 沒 身 不 殆 公 乃 王 王 乃 天 天 乃 道 道 乃 久 沒 身 不 殆 第 十 七 章 第 十 七 章 太 上 下 知 有 之 其 次 親 而 譽 之 其 次 畏 之 其 太 上 下 知 有 之 其 次 親 而 譽 之 其 次 畏 之 其 次 侮 之 信 不 足 焉 有 不 信 焉 悠 兮 其 貴 言 功 次 侮 之 信 不 足 焉 有 不 信 焉 悠 兮 其 貴 言 功 成 事 遂 百 姓 皆 謂 我 自 然 成 事 遂 百 姓 皆 謂 我 自 然 第 十 八 章 第 十 八 章 大 道 廢 有 仁 義 慧 智 出 有 大 偽 六 親 不 和 有 大 道 廢 有 仁 義 慧 智 出 有 大 偽 六 親 不 和 有 孝 慈 國 家 昏 亂 有 忠 臣 孝 慈 國 家 昏 亂 有 忠 臣 第 十 九 章 第 十 九 章 絕 聖 棄 智 民 利 百 倍 絕 仁 棄 義 民 複 孝 慈 絕 絕 聖 棄 智 民 利 百 倍 絕 仁 棄 義 民 複 孝 慈 絕 巧 棄 利 盜 賊 無 有 此 三 者 以 為 文 不 足 故 令 巧 棄 利 盜 賊 無 有 此 三 者 以 為 文 不 足 故 令 有 所 屬 見 素 抱 樸 少 私 寡 欲 有 所 屬 見 素 抱 樸 少 私 寡 欲 第 二 十 章 第 二 十 章 絕 學 無 憂 唯 之 與 阿 相 去 幾 何 善 之 與 惡 相 絕 學 無 憂 唯 之 與 阿 相 去 幾 何 善 之 與 惡 相 去 若 何 人 之 所 畏 不 可 不 畏 荒 兮 其 未 央 哉 去 若 何 人 之 所 畏 不 可 不 畏 荒 兮 其 未 央 哉 眾 人 熙 熙 如 享 太 牢 如 春 登 臺 我 獨 泊 兮 眾 人 熙 熙 如 享 太 牢 如 春 登 臺 我 獨 泊 兮 其其 未 兆 如 嬰 兒 之 未 孩 欙 欙 兮 若 無 所 歸 眾 人 未 兆 如 嬰 兒 之 未 孩 欙 欙 兮 若 無 所 歸 眾 人 皆 有 餘 而 我 獨 若 遺 我 愚 人 之 心 也 哉 沌 沌 皆 有 餘 而 我 獨 若 遺 我 愚 人 之 心 也 哉 沌 沌 兮 俗 人 昭 昭 我 獨 昏 昏 俗 人 察 察 我 獨 悶 悶 兮 俗 人 昭 昭 我 獨 昏 昏 俗 人 察 察 我 獨 悶 悶 澹 兮 其 若 海 飂 兮 若 無 止 眾 人 皆 有 以 而 我 澹 兮 其 若 海 飂 兮 若 無 止 眾 人 皆 有 以 而 我 獨 頑 似 鄙 我 獨 異 於 人 而 貴 食 母 獨 頑 似 鄙 我 獨 異 於 人 而 貴 食 母 第 二 十 一 章 第 二 十 一 章 孔 德 之 容 惟 道 是 從 道 之 為 物 惟 恍 惟 惚 惚 孔 德 之 容 惟 道 是 從 道 之 為 物 惟 恍 惟 惚 惚 兮 恍 兮 其 中 有 象 恍 兮 惚 兮 其 中 有 物 窈 兮 兮 恍 兮 其 中 有 象 恍 兮 惚 兮 其 中 有 物 窈 兮 冥 兮 其 中 有 精 其 精 甚 真 其 中 有 信 自 古 及 冥 兮 其 中 有 精 其 精 甚 真 其 中 有 信 自 古 及 今 其 名 不 去 以 閱 眾 甫 吾 何 以 知 眾 甫 之 狀 今 其 名 不 去 以 閱 眾 甫 吾 何 以 知 眾 甫 之 狀 哉 以 此 哉 以 此 第 二 十 二 章 第 二 十 二 章 曲 則 全 枉 則 直 窪 則 盈 敝 則 新 少 則 得 多 則 曲 則 全 枉 則 直 窪 則 盈 敝 則 新 少 則 得 多 則 惑 是 以 聖 人 抱 一 為 天 下 式 不 自 見 故 明 不 惑 是 以 聖 人 抱 一 為 天 下 式 不 自 見 故 明 不 自 是 故 彰 不 自 伐 故 有 功 不 自 矜 故 長 夫 惟 自 是 故 彰 不 自 伐 故 有 功 不 自 矜 故 長 夫 惟 不 爭 故 天 下 莫 能 與 之 爭 古 之 所 謂 曲 則 全 不 爭 故 天 下 莫 能 與 之 爭 古 之 所 謂 曲 則 全 者 豈 虛 言 哉 誠 全 而 歸 之 者 豈 虛 言 哉 誠 全 而 歸 之 第 二 十 三 章 第 二 十 三 章 希 言 自 然 故 飄 風 不 終 朝 驟 雨 不 終 日 孰 為 希 言 自 然 故 飄 風 不 終 朝 驟 雨 不 終 日 孰 為 此 者 天 地 天 地 尚 不 能 久 而 況 於 人 乎 故 從 此 者 天 地 天 地 尚 不 能 久 而 況 於 人 乎 故 從 事 於 道 者 道 者 同 於 道 德 者 同 於 德 失 者 同 事 於 道 者 道 者 同 於 道 德 者 同 於 德 失 者 同 於 失 同 於 道 者 道 亦 樂 得 之 同 於 德 者 德 亦 於 失 同 於 道 者 道 亦 樂 得 之 同 於 德 者 德 亦 樂 得 之 同 於 失 者 失 亦 樂 得 之 信 不 足 焉 有 樂 得 之 同 於 失 者 失 亦 樂 得 之 信 不 足 焉 有 不 信 焉 不 信 焉 第 二 十 四 章 第 二 十 四 章 企 者 不 立 跨 者 不 行 自 見 者 不 明 企 者 不 立 跨 者 不 行 自 見 者 不 明 自 是 者 不 彰 自 伐 者 無 功 自 矜 者 不 長 其 在 自 是 者 不 彰 自 伐 者 無 功 自 矜 者 不 長 其 在 道 也 曰 餘 食 贅 行 物 或 惡 之 故 有 道 者 不 處 道 也 曰 餘 食 贅 行 物 或 惡 之 故 有 道 者 不 處 第 二 十 五 章 第 二 十 五 章 有 物 混 成 先 天 地 生 寂 兮 寥 兮 獨 立 而 不 改 有 物 混 成 先 天 地 生 寂 兮 寥 兮 獨 立 而 不 改 周 行 而 不 殆 可 以 為 天 下 母 吾 不 知 其 名 字 周 行 而 不 殆 可 以 為 天 下 母 吾 不 知 其 名 字 之 曰 道 強 為 之 名 曰 大 大 曰 逝 逝 曰 遠 遠 曰 之 曰 道 強 為 之 名 曰 大 大 曰 逝 逝 曰 遠 遠 曰 反 故 道 大 天 大 地 大 王 亦 大 域 中 有 四 大 而 反 故 道 大 天 大 地 大 王 亦 大 域 中 有 四 大 而 王 居 其 一 焉 人 法 地 地 法 天 天 法 道 道 法 自 王 居 其 一 焉 人 法 地 地 法 天 天 法 道 道 法 自 然然 第 二 十 六 章 第 二 十 六 章 重 為 輕 根 靜 為 躁 君 是 以 聖 人 終 重 為 輕 根 靜 為 躁 君 是 以 聖 人 終 日 行 不 離 日 行 不 離 輜 重 雖 有 榮 觀 燕 處 超 然 奈 何 萬 乘 之 主 而 輜 重 雖 有 榮 觀 燕 處 超 然 奈 何 萬 乘 之 主 而 以 身 輕 天 下 輕 則 失 本 躁 則 失 君 以 身 輕 天 下 輕 則 失 本 躁 則 失 君 第 二 十 七 章 第 二 十 七 章 善 行 無 轍 跡 善 言 無 瑕 謫 善 數 不 用 籌 策 善 善 行 無 轍 跡 善 言 無 瑕 謫 善 數 不 用 籌 策 善 閉 無 關 楗 而 不 可 開 善 結 無 繩 約 而 不 可 解 閉 無 關 楗 而 不 可 開 善 結 無 繩 約 而 不 可 解 是 以 聖 人 常 善 救 人 故 無 棄 人 常 善 救 物 故 是 以 聖 人 常 善 救 人 故 無 棄 人 常 善 救 物 故 無 棄 物 是 謂 襲 明 故 善 人 者 不 善 人 之 師 不 無 棄 物 是 謂 襲 明 故 善 人 者 不 善 人 之 師 不 善 人 者 善 人 之 資 不 貴 其 師 不 愛 其 資 雖 智 善 人 者 善 人 之 資 不 貴 其 師 不 愛 其 資 雖 智 大 迷 是 謂 要 妙 大 迷 是 謂 要 妙 第 二 十 八 章 第 二 十 八 章 知 其 雄 守 其 雌 為 天 下 谿 為 天 下 谿 常 德 不 知 其 雄 守 其 雌 為 天 下 谿 為 天 下 谿 常 德 不 離 複 歸 於 嬰 兒 知 其 白 守 其 黑 為 天 下 式 為 離 複 歸 於 嬰 兒 知 其 白 守 其 黑 為 天 下 式 為 天 下 式 常 德 不 忒 複 歸 於 無 極 知 其 榮 守 其 天 下 式 常 德 不 忒 複 歸 於 無 極 知 其 榮 守 其 辱 為 天 下 穀 為 天 下 谷 常 德 乃 足 複 歸 於 樸 辱 為 天 下 穀 為 天 下 谷 常 德 乃 足 複 歸 於 樸 朴 散 則 為 器 聖 人 用 之 則 為 官 長 故 大 制 不 朴 散 則 為 器 聖 人 用 之 則 為 官 長 故 大 制 不 割割 第 二 十 九 章 第 二 十 九 章 將 欲 取 天 下 而 為 之 吾 見 其 不 得 已 天 下 神 將 欲 取 天 下 而 為 之 吾 見 其 不 得 已 天 下 神 器 不 可 為 也 為 者 敗 之 執 者 失 之 故 物 或 行 器 不 可 為 也 為 者 敗 之 執 者 失 之 故 物 或 行 或 隨 或 歔 或 吹 或 強 或 羸 或 挫 或 隳 是 以 聖 或 隨 或 歔 或 吹 或 強 或 羸 或 挫 或 隳 是 以 聖 人 去 甚 去 奢 去 泰 人 去 甚 去 奢 去 泰 第 三 十 章 第 三 十 章 以 道 佐 人 主 者 不 以 兵 強 天 下 其 事 好 還 師 以 道 佐 人 主 者 不 以 兵 強 天 下 其 事 好 還 師 之 所 處 荊 棘 生 焉 大 軍 之 後 必 有 凶 年 善 有 之 所 處 荊 棘 生 焉 大 軍 之 後 必 有 凶 年 善 有 果 而 已 不 敢 以 取 強 果 而 勿 伐 果 而 勿 驕 果 果 而 已 不 敢 以 取 強 果 而 勿 伐 果 而 勿 驕 果 而 不 得 已 果 而 勿 強 物 壯 則 老 是 謂 不 道 不 而 不 得 已 果 而 勿 強 物 壯 則 老 是 謂 不 道 不 道 早 已 道 早 已 第 三 十 一 章 第 三 十 一 章 夫 佳 兵 者 不 祥 之 器 物 或 惡 之 故 有 道 者 不 夫 佳 兵 者 不 祥 之 器 物 或 惡 之 故 有 道 者 不 處 君 子 居 則 貴 左 用 兵 則 貴 右 兵 者 不 祥 之 處 君 子 居 則 貴 左 用 兵 則 貴 右 兵 者 不 祥 之 器 非 君 子 之 器 不 得 已 而 用 之 恬 淡 為 上 勝 器 非 君 子 之 器 不 得 已 而 用 之 恬 淡 為 上 勝 而 不 美 而 美 之 者 是 樂 殺 人 夫 樂 殺 人 者 則 而 不 美 而 美 之 者 是 樂 殺 人 夫 樂 殺 人 者 則 不 可 以 得 志 於 天 下 矣 吉 事 尚 左 凶 事 尚 右 不 可 以 得 志 於 天 下 矣 吉 事 尚 左 凶 事 尚 右 偏 將 軍 居 左 上 將 軍 居 右 言 以 喪 禮 處 之 殺 偏 將 軍 居 左 上 將 軍 居 右 言 以 喪 禮 處 之 殺 人 之 眾 以 哀 悲 泣 之 戰 勝 以 喪 人 之 眾 以 哀 悲 泣 之 戰 勝 以 喪 禮 處 之 禮 處 之 第 三 十 二 章 第 三 十 二 章 道 常 無 名 樸 雖 小 天 下 莫 能 臣 也 侯 王 若
 

狗狗真可爱

35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狗狗真可爱

34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狗狗真可爱

33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狗狗真可爱

32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狗狗真可爱

31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狗狗真可爱

30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 上回说道,王翦带着祝融夫人,在经过了战神刑天的地盘之后,顺利到达了瑶池圣境,并且有一位人身豹尾的贵妇,出来迎接,那么这位贵妇是谁呢? 祝融夫人正疑惑之时,便看向了王翦,打算向师兄请教下,却见到王翦脸上露出了极为恭敬的神色。 “小仙参见西王母!” 祝融夫人惊讶得合不拢嘴:“啊……这便是西王母?” 王翦看祝融夫人发愣,急忙偷偷拽了下她的衣角,祝融夫人这才反应过来,也当即躬身行礼。 “呵呵,无妨,都不是外人,起来吧。”西王母的声音,比起九天玄女来,更显几分威仪,让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,二人随着这声音,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 王翦开口道:“启禀西王母,小仙与师妹此来,乃是……” “不必多言。”西王母打断了他:“你二人来意,本座已然尽知,先入瑶池说话吧。” 祝融夫人一脸诧异:“啊……上仙已经知道了?” 西王母微微一笑:“本尊乃天下女仙之首,但凡有女子修炼得道,本尊即刻便会心有感应。你的来历,修为,底细,本尊俱是了如指掌,些许小事更是不在话下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心中却愈发疑惑:“可是,小仙并未渡劫,尚未飞升,怎会……” 西王母倒也颇有耐心,解释道:“你来历特殊,其实当日九天玄女为你筑基之时,本尊便已有感应了。” 她见祝融夫人朱唇微启,似乎还想问什么,便直接抢着说道:“这其中原委,你日后自会得知,如今你修为尚浅,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妙。好了,蟠桃我已备下,你二人随我进来取走便是。” 两**喜,祝融夫人更是顿时对这位大神印象极好,像蟠桃这等三界顶级至宝,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,便慷慨相送,实在是一个和蔼善良的好神仙了。不过与此同时,她心中也在隐隐猜测,这位大神是不是和自己的那位火神祖先,有些什么关联,只是既然对方不让自己多问,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 两人果然十分顺利地拿到了一颗蟠桃,这蟠桃香气四溢,只是问了一口,王翦和祝融夫人,已经觉得浑身舒畅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,一路飞行了几天的疲惫,也在瞬间就一扫而空,让他们更是惊喜无比,心中暗道这果然是好宝贝。 二人当即拜谢了西王母,出了瑶池,便准备启程回到九天玄女洞府,向师尊禀报,然而偏在这时,异变陡生,只见一支金色的利箭,忽然横空出世,从下方激射而来。 这支利箭,裹挟着无比巨大的力量,一路飞来之时,几乎要将时空撕裂,让二**惊失色。 “师妹快闪开……”王翦来不及仔细考虑,本能地一把将祝融夫人推开。 就在祝融夫人回过神来之后,便见到那利箭,直接从王翦的胸口穿透而过,一道猩红的鲜血飘洒而出。 “师兄……”祝融夫人急忙飞身上前,一把扶住了下坠的王翦,却见他已是气若游丝,身上的生机在迅速流逝,这让祝融夫人心急如焚。 “都怪我,都是为了救我,师兄才会……我一定要救你,对,去找西王母大神,她一定有办法救你的。” 祝融夫人背起王翦,便要飞回瑶池,然而,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等祝融夫人看清对方的长相,那人便探出一只大手,直接朝着她怀中的蟠桃抓来。 “啊……我的蟠桃……”祝融夫人一时躲闪不及,被那人将蟠桃抢了过去。 “哈哈,到手了,我的嫦娥妹妹这下定能开心了。”那人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,便化作一道流光,迅速遁去。 “大胆狂徒,敢在瑶池圣境行此下作勾当,当本尊死了不成?” 不过那人似乎早有准备,反身就是一箭射来,与西王母从瑶池中远远探出的一只力量凝聚的大手,直接撞到了一处,顿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,四散而出,将祝融夫人和王翦震得几乎从云端坠落。 “好个西王母,果然厉害……噗……”那人喷出一口鲜血,显然受伤不轻,不过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的反弹之力,加速离去。 “唰……”西王母闪现而出,一脸凝重地看着已经消失的那人:“居然是他……怪不得有如此射术。这家伙,为了讨好他那个想要长生不老的妻子,居然有胆量来夺取我的蟠桃,只是……他怎会得知我今日会赐予祝融夫人一颗蟠桃,还特意在此地埋伏?奇怪……” 祝融夫人见到她出现,急忙飞奔而来,“噗通”跪倒下来:“求大仙救救我师兄吧,小女子愿当牛做马,报答大仙的恩德。” 西王母看向了她,脸上露出了慈爱之色,将她扶了起来:“唉,真是个苦命的**,放心,莫说你师兄未死,纵然是死了,本尊也有办法将他救活。只是要想救活他,须给他服用蟠桃一颗,但你手中那蟠桃被人夺了去,此物十分罕有,此次总共结下的这些果子,都已有了主人,唯独剩下两颗尚未送人,如今被那人夺去,若是将余下的那颗给你师兄服用,只怕你难以交差,到时候龙族一旦发难,你这小女娃儿,怕是性命难保啊。” 祝融夫人却是神色异常坚定,没有半点害怕。 “只要能救活师兄,小女子粉身碎骨,在所不辞。龙族若要发难,小女子接招便是。” “好,无愧于你的血脉。”西王母一脸欣慰,大手一挥,将王翦用一道柔光托住。 “你也随我回瑶池吧,只要你在瑶池之中,龙族纵然有怒气,也断然不敢闯入要人,总可保住你一时。” 祝融夫人十分感激道:“多谢大……” 正说话间,几个人影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威压,从天而降,西王母抬头看去,不由得眉间露出了凝重之色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 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水神共工,还有四名天兵天将,这水神与西王母少有往来,忽然降临瑶池,还带着兵将,西王母自然猜出他来意不善了。 共工来到西王母面前,瞪了祝融夫人一眼,随后恭敬地对西王母说道:“西王母,天帝有命,此女来历不明,且与龙族九子之死,有莫大关联,天帝要小神将她带回天庭,严加审讯,好还龙族一个公道。” 祝融夫人脸色一变,自己这件事,居然都惊动了天帝了,这让她万分惊讶。 可西王母却是冷笑了一声:“共工,你莫要在本尊面前扯谎,昊天为何要抓她,其中缘由,莫非本尊不知么?今日有本尊在此,绝不会将她交给你,你便死了这条心吧。” 共工不卑不亢道:“西王母,你虽是瑶池之主,却也当受天庭的辖制,此处有天帝玉旨,你敢抗命么?” 说罢,他双手向前一伸,一张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玉帛便兀自出现,从那玉帛之上,直接射出七道光芒,瞬间笼罩住了祝融夫人的全身。 “不好!”西王母呼喝一声,正要出手去抓住祝融夫人,然而那七道华彩速度极快,包裹着祝融夫人便收回到了玉帛之中。 “共工,你怎敢在我的瑶池,如此放肆?”西王母绣眉倒立,满脸怒容,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的意味。 共工微微欠身:“西王母恕罪,此乃天帝旨意,小神也是听命行事罢了,西王母若要怪罪,大可去凌霄殿找天帝申诉。” “你……”西王母大怒不已,共工却没有理会,带着几个天兵天将,转眼间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。 西王母本欲追上去,可是看着手中已经将要气息全无的王翦,随后只得恨恨叹了一口气:“昊天……这笔帐,我迟早向你讨回来。” 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火焰山霸主

29楼
2020-11-27
:lol
 

刷个楼

28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上回说道,祝融夫人与师兄王翦,很顺利地拿到了蟠桃,结果半路杀出一个后羿,不但抢走蟠桃,还几乎杀死王翦。就在西王母准备动用*后一颗蟠桃救治王翦时,祝融夫人却意外地被共工以天帝玉旨裹挟而去…… 然而,奇怪的是,将她以问罪之名带走,可天帝并没有要审讯的意思,只是关押在天界大牢之中,严加看管。 这一日,出乎祝融夫人意料的是,一个熟人居然来到了天牢之中。 “刑天战神?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祝融夫**感惊讶。 刑天虽然身形极为魁梧,可此刻神色却是十分柔和:“呵呵,本座乃是天界战神,天帝陛下说你罪恶滔天,而且来历特殊,乃是如今天界第一重犯,本尊便主动请缨,来看守天牢了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却没有动怒,反而眼珠一转,随即咧嘴笑道:“多谢战神照拂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 “哈哈哈……好聪明的女娃儿,不愧是那个老家伙的后代。”刑天爽朗大笑。 祝融夫人一听,便猜出了他口中的“那个老家伙”是谁,好奇问道:“上仙也与火神祖先熟识么?” 刑天闻言,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:“啊……祝融那老小子,想当年……” 他正要开口对祝融夫人说些往事之时,共工忽然走了进来:“奉天帝旨意,带罪犯上殿,与龙族对质,接受问询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却也没有丝毫慌张,反而昂首挺胸,径直走了出去,还回头对刑天抱拳行礼。 “上仙照拂之恩,小女子只怕是无以为报了,这是我在凡间时,部落中用以敬献给长辈的礼物,虽是粗陋之物,还请大仙莫要嫌弃。” 说罢,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用鲜花做成的手环,低头恭敬地递给了刑天。 刑天大手接了过来,面露笑意:“好啊,多年不曾见过这人间的东西了,真是令人怀念啊。你们凡间有一句话,叫‘来而不往非礼也’,既然我收了你的礼物,也该回赠才是。” 他大手一挥,掌中便出现了一个散发着奇异光彩的小盒子:“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宝物,你这女娃儿很可能即将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,此物或可助你在轮回隧道中,投胎个好人家。” 一旁的共工眉头微皱,可看了看刑天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心想着这样一件物什,大概祝融夫人是用不上了,因为等待她的结局,必定是魂飞魄散,何来的投胎转世? 凌霄殿中,昊天上帝,龙族族长敖晟,还有不少祝融夫人不认识的天神,尽皆在场,显得十分庄严肃穆。 祝融夫人刚一进入大殿,一名天神便当即喝道:“大胆凡女,杀害龙族子孙在前,见到天帝无礼在后,简直罪该万死。” 祝融夫人不过区区修为,岂能招架?立时就被这一声喝斥震得七孔流血,头脑发胀。 可即便如此,祝融夫人也站直了身体,丝毫没有*膝下跪,她一边捂着疼痛难忍的头,一边咬牙切齿道:“我火神一族,屹立天地之间,绝不轻易*膝……更何况……何况要向处事不公之神下跪……” 众神一看,微微诧异,想不到这样一个修为弱小的女子,竟然能有如此骨气,倒也让他们刮目相看,可转念一想,她是祝融的后裔,众人的脸色又瞬间黑了下来。 这时,一个浩荡威严的声音传来:“你说朕处事不公?哼哼,小小凡女,有些胆魄,朕便听你说上一番。” 言罢,他吐出一口仙气,环绕一圈,祝融夫人顿觉浑身舒畅,刚刚那剧痛之感,也瞬间消失,不由得心惊不已。 她将身子站得笔直,双目毫不避讳得直视天帝。 “小女子虽然修为弱小,却也听闻,当年我祖先祝融,与水神共工私下大战,惹得天倾西北,地陷东南,故此才会受罚被贬。可是如今,水神共工何以能够安然无恙,而我祖先却早已生死不知,这岂非处事不公?” “大胆!”共工当即跳了出来:“你一个小小的凡女,怎知当年经过?居然敢在此大放厥词,祝融那厮,罪孽深重,哪怕打入九幽之地,万劫不复,也难赎其罪,陛下只是收了他的法力,已是仁慈无比,你怎敢……” “诶,共工,不必动怒。”天帝的话,让共工不得不停下了怒喝,躬身退了回去。 天帝看向祝融夫人,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随后微微颔首:“嗯,你的秉性倒也不坏,只是听信了你们那所谓的火神族人谣言,才会做如此想。若你得知了当年的真相,只怕便会赞同天界对祝融的处罚了。” 祝融夫人见他言之凿凿,心中不由得疑惑起来:“莫非……莫非我火神一族世代相传之事,竟然有误?他堂堂天帝,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,何必多费唇舌?” 天帝见她面露犹豫之色,便知自己的话已然动摇了她的心思,当即说道:“你与龙族之事,暂且不论,既然你对当年之事好奇,那朕便让你亲眼看一看,究竟真相如何。” 只见他双目之中,陡然射出两道金光,这金光在大殿上空,凝聚成了一面巨大的光镜,其中光华流转之后,渐渐显现出了一些画面。 “这是……这是我的祖先,火神祝融?”祝融夫人很快就认出了其中出现的一个红发魁梧男子,自己族中一**奉着祝融的雕像,因此她才能认出来。 那么究竟当年祝融与共工一战的真相是什么?接下来祝融夫人又将面临怎样的遭遇?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。
 

妈妈爱你

27楼
2020-11-27
提示: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,只有管理员或版主可见
yogan.:气上回说道,祝融夫人与师兄王翦,很顺利地拿到了蟠桃,结果半路杀出一个后羿,不但抢走蟠桃,还几乎杀死王翦。就在西王母准备动用*后一颗蟠桃救治王翦时,祝融夫人却意外地被共工以天帝玉旨裹挟而去…… 然而,奇怪的是,将她以问罪之名带走,可天帝并没有要审讯的意思,只是关押在天界大牢之中,严加看管。 这一日,出乎祝融夫人意料的是,一个熟人居然来到了天牢之中。 “刑天战神?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祝融夫**感惊讶。 刑天虽然身形极为魁梧,可此刻神色却是十分柔和:“呵呵,本座乃是天界战神,天帝陛下说你罪恶滔天,而且来历特殊,乃是如今天界第一重犯,本尊便主动请缨,来看守天牢了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却没有动怒,反而眼珠一转,随即咧嘴笑道:“多谢战神照拂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 “哈哈哈……好聪明的女娃儿,不愧是那个老家伙的后代。”刑天爽朗大笑。 祝融夫人一听,便猜出了他口中的“那个老家伙”是谁,好奇问道:“上仙也与火神祖先熟识么?” 刑天闻言,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:“啊……祝融那老小子,想当年……” 他正要开口对祝融夫人说些往事之时,共工忽然走了进来:“奉天帝旨意,带罪犯上殿,与龙族对质,接受问询。” 祝融夫人一听,却也没有丝毫慌张,反而昂首挺胸,径直走了出去,还回头对刑天抱拳行礼。 “上仙照拂之恩,小女子只怕是无以为报了,这是我在凡间时,部落中用以敬献给长辈的礼物,虽是粗陋之物,还请大仙莫要嫌弃。” 说罢,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用鲜花做成的手环,低头恭敬地递给了刑天。 刑天大手接了过来,面露笑意:“好啊,多年不曾见过这人间的东西了,真是令人怀念啊。你们凡间有一句话,叫‘来而不往非礼也’,既然我收了你的礼物,也该回赠才是。” 他大手一挥,掌中便出现了一个散发着奇异光彩的小盒子:“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宝物,你这女娃儿很可能即将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,此物或可助你在轮回隧道中,投胎个好人家。” 一旁的共工眉头微皱,可看了看刑天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心想着这样一件物什,大概祝融夫人是用不上了,因为等待她的结局,必定是魂飞魄散,何来的投胎转世? 凌霄殿中,昊天上帝,龙族族长敖晟,还有不少祝融夫人不认识的天神,尽皆在场,显得十分庄严肃穆。 祝融夫人刚一进入大殿,一名天神便当即喝道:“大
 

细雨飘飘心晴朗

26楼
2020-11-27 来自"傲世堂APP"
本来想试562抓香香,结果菠菜都卡了几十个令就没继续过562了,现在要经历漫长的抓香香路
 

刘三1

25楼
2020-11-27
不要急啊,抓到了也是休假,我都休两个月了。算算还划算些,每天收那点塞牙缝都不够的菜,还不如休息,回来堂妹还给一顿大餐:lol
 
honglon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83245
经验 40806
只看该作者

honglon

24楼
2020-11-27
:)
 

1306463165

23楼
2020-11-27
:lol
 
傲三国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45471
经验 28118
只看该作者

傲三国

22楼
2020-11-27
:lol
 
郎吉学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76032
经验 17490
只看该作者

郎吉学

21楼
2020-11-27
:lol
 
zxl1123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13981
经验 28401
只看该作者

zxl1123

20楼
2020-11-27 来自"傲世堂APP"
别急小兄弟,等我一起,元旦期间抓香香
 

傲视回锅用户

19楼
2020-11-27
坚持
 

唔错970709

18楼
2020-11-27 来自"傲世堂APP"
签到
 

唔错970709

17楼
2020-11-27 来自"傲世堂APP"
签到
 
jjjkaba1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38624
经验 33925
只看该作者

jjjkaba1

16楼
2020-11-27
:)
 

心梦无痕之

15楼
2020-11-26 来自"傲世堂APP"
过这货运气好等于三个月攒资源。
 

yogan.

14楼
2020-11-26 来自"傲世堂APP"
哩哩啦啦拉发表于1小时前...这是什么游戏论坛,别搞的乌烟瘴气
 

哩哩啦啦拉

13楼
2020-11-26
美版祥林嫂为你播报 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1311万例 累计确诊:13,118,648例 新增确诊:+161,589例 累计治愈:7,718,744例 新增治愈:+81,678例 累计死亡:268,039 例 新增死亡:+2,120例 累计检测:185,742,620人 现存确诊:5,131,865例
 

womeishizuo

12楼
2020-11-25
完全不着急。。。你去休息一个月回来,我们多一个月也就多升一级鼓,点亮一颗星。基本没差别。
 

逝去v夏枫

11楼
2020-11-25
我连过都不让过,哎
 

画船雨眠

10楼
2020-11-25
正常,本来过孙尚香就是运气多一些
 

★三石上人★

9楼
2020-11-25
坚持就是胜利
 
谢谢11   当前离线
银币 17206
经验 10818
只看该作者

谢谢11

8楼
2020-11-25
我也用了差不多7天才抓住的;P
 

天才混混

7楼
2020-11-25
楼主运气问题,别气馁总运气好的时候坚持就是胜利
 

星月做伴

6楼
2020-11-25 来自"傲世堂APP"
配置发一下
 
返 回 发新帖 回复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
《傲视天地》傲世堂1223服火爆开启
抱歉,你 没有登录。